当前位置:主页 > 佛教文化 > 佛教常识 >
神通广大并不代表是得道圣人

    发布日期:2013-11-13 23:13     阅读次数:

唐朝延载元年(西元六九四年),京城来了一个女人,自称是圣菩萨,此人为求名闻利养,显现各种神异,尤其具有他心通, 可知道对方心事,一时之间轰动了京城。
 
消息传到武则天耳中, 女皇便召见她,且试验其各种神通皆有灵验,因此便请这位圣 菩萨住在宫中接受供养。此时亦有一位大安大师来到京城, 武则天也恭迎他入宫问道,并令那位自称圣菩萨的神通者,与 大安大师见面,武则天更亲自介绍她的神通事迹给大安大师知晓。
 
大安大师就问那位神通女人:『听闻你有神通,且擅长他心通, 你知道我的心现在在那里吗?』
 
女人即时答道:『你的心现在在 塔头相轮的铃中。』
 
稍待一会又问她说:『我的心在那里呢?』
 
其又答道:『你的心在兜率陀天内院,听弥勒菩萨说法。』
 
等一下 大安大师又问她说:『我的心现在在那里?』
 
她又答道:『现在在 非想非非想处天中。』
 
三次都被答对,武则天非常高兴,并赞叹 她真是一位圣菩萨。
 
过了一会儿,大安大师又再问她:『我的心此刻在那里?』
 
这位自称是圣菩萨的女人,竟毫无所知而答不出来。
 
大安大师 厉声呵斥她说:『你还敢自称是圣菩萨!我的心安置在阿罗汉地, 你就已无法知道了,如果在菩萨地,或者在诸佛地,你又如何能 知道呢?』
 
这位自称是圣菩萨的女人,终于在大安大师的锐言下现出原形--野狐精,仓皇惭愧而去。
 
神通常是行者热衷追求的,且喜好以神通大小,来评断所拜 师父能力的高低,唯由上可知,若以此为择师条件,您就有可 能已拜到擅长使用魔通、鬼通的外道邪师为师,而不知呢?
 
学佛有正知见还是不够的,尚要有「对境不被迷惑」的定力 才行,晚节不保、功亏一簧,更是遗憾终身,行者不可不慎!
 
 
 
 
宝藏论云:神通有五种。
 
一曰妖通:如狐狸老变,木石精灵依附之类。
 
二日报通;如鬼神逆知,神龙隐变,或夙世所修天眼未成,今世童年视听特异者之类。
 
三日依通;如乘符往来,药饵咒水,以及放光引神,必有所依藉 等类。此三者假名曰通,实非通也。以不究竟,且必退转故。
 
四曰神通;计有五,一天眼、二天耳、三他心、四宿命、五神足、 六漏尽通,此虽名通,有究竟不究竟二种。无道者,不究竟, 终必退转,并有危险,颠狂成魔,堕大地狱。
 
  由上可知所谓「有神通」的人,不一定是成就圣者,更可能妖魔鬼 怪附身而不自知呢!佛陀于法华经中说:「未得谓得,是大妄语业。」
 
「未得谓得」亦即自己尚未得道,但是为贪供养,便告诉他人说自己 已得道,说法时自已身上会放光,天龙八部都会来听,会惊天动地 ....殊不知佛陀严厉地教导我们,不可显异惑众。
 
 
佛陀曾说:
 
[苾刍]即比丘(不应于俗人前现其神力,若显现者,得越法罪。) (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二)另律摄卷九则说:「若对俗人现 神通者,得恶作罪。....无犯者,为显圣教,现希有事,自陈 已德,或欲令彼所化有情心调伏故,虽现无罪。」
 
唯行者须注意 [心调伏]三字之意义;亦即显现神通者,若无法让对方[内心清净无染]就是不合乎戒律,得越法罪。
 
由此点可知学佛行者,若因见其 师父显现异能、神通,或听推荐者言其师父神通广大方进去者, 不妨退一步想,因这样的因缘而皈依学佛,我内心有多一层的平静 否!?
 
若没有,甚而热衷于追求各项感应、神通,那就表示自己所皈依 的并非明师,反而有可能就是佛陀所云:「末法时代,外道、邪师说法,如恒河沙数。」行者能不慎之!
 
佛陀设教,是为了教导众生「离惑证真」、「回归本性」、「诈现异象、神通」来吸引众生,便会使初学者因不解道理, 而铸下[道未得,神先乱]的后果。所以纵然已得宿命通或其他神通 者,还是要隐藏这种凡人所无法理解的境界....比如宾头卢尊 者,为了得到一只挂在半空中的钵,在俗人面前现了神通,便被 佛陀喝斥一顿。另莲花色比丘尼,在佛前现作转轮王身, 也被佛陀呵责了一顿呢!
 
「矜夸无德」拜师学佛不可不慎啊!
 
 
神通的境界与功用
 
【何谓神通?】
 
我们先从神通的定义谈起:变幻莫测,谓之神;无拘无碍,谓之通。合起来说,便是既能使人莫测他的所以,又能为所欲为而无所障碍。以佛教的观点来说,在四圣六凡的十法界当中,大体说来,除了未修的人与畜牲,以及地狱道中的罪苦众生外,具有神通的尚包括有:四圣 -- 声闻、缘觉、菩萨、佛,六凡中的天人、阿修罗、鬼以及人与畜牲中的修定者,都各各具有或大或小的神通。但在此要强调的是:除佛之外,无有能达到绝对的莫测高深与究竟无碍的境界。
 
【神通的类别】
 
神通的类别,可分为三种:
 
一、由报而得的神通。系指诸佛菩萨,三界(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)二十八天的天人,以及各种神鬼的神通,皆依各自的果报,自然感得。
 
二、由修而得的神通。指三乘圣者,从戒定慧三学的修持之中所得的六通,以及外道仙人,从世间禅定修持之中所得的五通。
 
三、由变化而出的神通。系指三乘圣者,以其神通之力,所变现的种种神通。
 
璎珞经说:「神名天心,通名慧性。」凡是体验到天真之心的,即为神;透发智慧之性的,即能通。天心是定境,慧性是智照。神通是不能离开禅定与智慧而独立存在。如由神通而想超出三界、了脱生死,那就不能离开戒律的持守而求得。 三乘圣者之能有六通,比凡夫外道仅有五通,圣者多了一项 " 漏尽通 ",便是由于戒定慧的同时修习而可了脱生死。凡夫外道不持戒,所以仅有得到五通的希望,而不能了脱生死。
 
故在楞严经,有这样的四段话:
 
一、戒淫:「淫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纵有多智,禅定现前,如不断淫,必落魔道---- 上品魔王,中品魔民,下品魔女。」
 
二、戒杀:「杀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纵有多智,禅定现前,如不断杀,必落神道---- 上品之人,为大力鬼;中品则为飞行夜叉,诸鬼师等;下品当为地行罗剎。」
 
三、戒偷盗:「偷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纵有多智,禅定现前,如不断偷,必落邪道----上品精灵,中品妖魅,下品邪人。」
 
四、戒妄语:「如是世界,六道众生,虽则身心,无杀盗淫,三行以圆,若大妄语(未得谓得, 未证谓证),即三摩地(禅定),不得清净,成 爱见魔,失如来种。」
 
其中所言「尘」者,便是惑障,便是烦恼生死。故在四十二章经说:「透得此( 情爱)门,出尘罗汉。」了脱生死,即是出尘罗汉。
 
可见,神通是神秘可爱的,如果不能持戒,神通也是无用的。 神通是神秘可爱的,如果不能持戒,神通也是无用的。
 
【五通与六通】
 
三界凡夫外道乃至鬼神,可得五通。出世圣人可得六通,六通的名目,依据
大智度论的次第,是这样排列的:
 
一、神境智证通,又称身如意通,又有称神足通的。
二、天眼智证通。
三、天耳智证通。
四、他心智证通。
五、宿命智证通。
六、漏尽智证通。
 
如果到佛境界,又将六通演为十通,此十通仍属六通的范围,只是把六通之中第一神境智证通,另化为五通(其名目为:示现神力方便智通、示现多身方便智通、往来速疾方便智通、庄严剎土方便智通、示现化身方便智通),而成十通。实际上,能够使人看得到的种种神迹,也多出于神境智证通。如最有名的十八神变:右胁出水、左胁出火、右出火、左出水、身上出水、身下出火、身上出火、身下出水、履水如地、入地如水、空没在地、地没升空、空中行、空中住、空中坐、空中卧、现大身满空、大复现小。这十八种神变,都是神境智证通所现。
 
 
 
 
谈感应与神通
 
黄国达
 
神迹、超自然现象及人类的心理需求
 
  人类对未来有着各式各样的梦想,在现实世界里,可以实现的称为理想;无法实现的,即寄情于宗教。如果确实能进入另一个超自然的神秘世界,以理性客观的态度,值得详加探究它的真伪、邪正,而不是一味的投入其中或是反过来全盘否定它。
 
  信仰宗教的人,大多认为在人类有限的经验和能力之外,有更超越的世界,这是人类在生命历程中体验到自己的渺小、无力,因此希望、想象一个超能力的神,并企求神明的庇佑,满足自己所求顺遂、吉祥平安的愿望。
 
  有些人发现,并非所有的愿望都能实现,所以藉助专业的祭师代为祈求,而祭师们则专心祈祷、斋戒沐浴、洁净身心,获得一些感应和超能力,这就是宗教的起源。其中,有些人发现,与其祈求外在的神祇,不如专志于自我禅定的修练,一方面纯净内心,一方面获得感应力和神通力。但是神通仍是不究竟的,有些外道仙人具足五通,临死之前得知寿命将尽,运用神通腾空、钻地、入水,仍然难逃一死。
 
  释迦牟尼佛,则是在所有的宗教中,彻底摆脱神化的色彩,以诸法的真实性为依归,发现禅定、感应和神通还是有为有漏,与贪瞋痴慢无明烦恼相应不离,所以仍不能根除业力、三界苦乐的系缚;唯有智证无我空性的真相,才可以不再流转六道,造业受报。
 
六神通、漏尽通
 
  在佛法的修习过程中,也有共外道的修习,所不同的是佛法以正见为眼目,对于四谛、十二因缘、无常、无我的义理,能够正确的了解,所以不以四禅八定、升天或梵我合一、天人合一的境界为究竟。由于禅定功深,也有引发感应和神通的,例如见到各种色彩的光,听到美妙的天乐,闻到檀香,见到佛菩萨的圣像,预感有事发生……等等,乃至得到五种神通:天眼通、天耳通、他心通、宿命通、神足通。不过,阿罗汉则具有不共外道的漏尽通,也就是寂静涅槃、解脱生死的智慧。
 
超自然现象也是缘起法
 
  这些感应、神通,在一般人看来是神奇的,不免希冀、羡慕,其实感应、神通,也就是所谓的超自然现象,也是缘起法,是法界的自然现象,只不过不是人间的常态而已。就天界的天人而言,由于六根结构比人类殊胜,所以出生天界即具备神通力,是再自然不过的,等到失去天人身,即失去这种神通力。
 
  以中观缘起性空的观察,物质世界并不是客观实在的存在,而是在六根、六尘、六识的依存关系中显现。不同的众生有着不同的根与识,所显现的六尘物质也会有所不同,如经典所描述的:人见为水,天人见为琉璃,饿鬼见为火,因为一切法无自性而随缘幻现。
 
  或由唯识学种子现行的观察,由于物质的地、水、火、风是阿赖耶识的种子起现行,改变阿赖耶识的种子,就会改变物质现象,出现超自然现象如佛陀的放光等等的神通妙用。这些都是甚深禅定的内在改变所产生的外显现象,远非一般的浅定所能达到的境界。
 
物质科技也是另一种神通
 
  现代科技的进步,也可以算是「科技神通」:透过无线电视可以观看远方的现场实况报导,相当于天眼通;透过行动电话可以随时随地与亲友连络,相当于天耳通;搭乘飞机可以远赴国外旅游办公,岂不相当于神足通?现代人身在人间,享用科技的方便,也算是一种福报吧!]
 
不要强调世俗化的感应与神通
 
  因为一般世俗所说所玩的感应与神通,一风行了,给社会与人心的遗害,太严重!因此在经典中,也有慧解脱阿罗汉,只有漏尽通,而没有其他五神通的。所以不能以神通力的大小、高低或有无来论断修行的成就,也不必因为修行过程中,期待的佛菩萨护法神没有显灵,或没有任何感应发生,就气馁、退心。佛法的真义在于心灵的觉悟与自在,而不是感应与神通。
 
平凡中的超凡
 
  以佛法的眼光,感应与神通这些所谓超自然现象、超能力,其实不是人间的常态,只是极少数人,在特殊身心状态下的显现。或者更精确地说,感应与神通只是在禅定修行过程中的副产品;以智慧观照它,无非是缘起空寂的。禅者有云:「平常心是道」,自然现象也是缘起空寂的,大自然很神奇,身心的结构和运作也是无比的奇妙,人世间的艺术、文学也有令人惊叹的,佛法的奥妙更是不可思议,为何独贵神通?其实,平凡中有超凡,失去平常心而执意追求神通,是不正常的心理。
 
佛法的觉悟可以导正感应与神通
 
  佛法的戒律、善行、觉悟智慧和慈悲心可以将感应与神通导入正途,所有的副作用都可以避免。因为有戒律、善行,所以不会用神通来牟取个人的名闻利养;因为有智慧,不致被别人威胁利诱而成为别人作恶的工具;由于慈悲心,只有当有必要、对众生有真正的帮助时,才会现神通,所以不会有炫耀神奇的过失。
 
  神通在佛法中是妙用变化的一环,不能脱离整体佛法而孤立地修练,否则是极危险的。迷失在超自然现象,称为入魔,楞严经中写得十分详尽,认为末法时代邪师说法者众多,外似威仪、辩才无碍,实则杀盗淫妄、邪知邪见,鱼目混珠,以盲引盲。学佛者应秉持客观理性的精神,精研经论,亲近有德有学的善知识。不要听人说某师有神通,是佛菩萨的化身,就趋之若鹜,奉若神明,这样极容易误入歧途的。我们应自我警惕,唯有老实地起正信皈依三宝,生起缘起无我的正见,修戒定慧,依闻思修入般若智,这才是学佛修行的康庄大道。求速成,走捷径,反而会迷失在荒山野岭中呢!
 
 
神通有深浅、有限度
 
一场目连与舍利弗的神通较劲, 让我们了解神足第一的神通终究不如智慧;而宿命通的限制,也可能造成不明业报,误导因果的危险;所以对待神通更要戒慎恐惧。
 
 一、神通不如智慧
 
  《增壹阿含经》卷二十九中有一个故事,叙述有一天佛在阿耨达泉旁与众大比丘集会,阿耨达泉的龙王发现舍利弗没有来,就希望佛能唤舍利弗前来。佛于是派目连回祇洹精舍找舍利弗前来。目连用神足法须臾即至,看到舍利弗在缝补僧衣,目连告知来意,舍利弗答道:「你先回去,我随后就来。」,目连说:「大家都在等你!请你不要拖延立刻前往。」舍利弗又再说:「你先回去,我随后就来。」这时目连就说重话:「是不是舍利弗你的神足之法能胜过我?不然今天怎么会说叫我先行回去呢?假如舍利弗你不立刻动身,我就要抓着你的手臂飞到阿耨达泉了。」舍利弗于是对目连开玩笑的说;「我把衣带解开放在地上,如果你能拿起我的衣带,然后再谈提我的手臂前往吧!」
 
  目连于是就伸手拿舍利弗放在地上的衣带,但怎么也拿不起来,目连心中暗想:「难道我的神足退步了?我回去问问佛陀。」于是目连就舍弃衣带以神足回到佛陀那,当他到时,看见舍利弗已经坐在佛陀面前。这时目连心里又想到:「佛陀说我是佛弟子中神足第一的,然而我却不如舍利弗吗?」,于是目连向佛:「我是不是神足退步了呢?为什么我比舍利弗先从祇洹精舍出发,却比他晚到呢?」佛回答目连说:「你的神足没有退步,但是舍利弗所进入的神足三昧,是你所不了解的。这是为什么呢?这是因为舍利弗比丘的智慧无量。你的心得自在不如舍利弗的心三昧神力。」目连听了即时默然无语。(2-708c)
 
  由这事例可知神通不如智慧,目连虽是神足第一,但如果和舍利弗的智慧比较起来,还是略逊一筹。佛曾说目连因为「心得自在」所以能有神足变化,飞天入地变化身形,无所障碍。但舍利弗境界更高─「能降伏心,非心能降伏舍利弗」(2-711c),所以舍利弗「智慧无有量」,舍利弗所成就的「心三昧神力」,有大威神力能成就无数的神通游戏,所以舍利弗所入的神足三昧之法是目连所不能理解的,因此当舍利弗展现神足之法,就比目连早到阿耨达泉旁了。也就是说舍利弗「修心」的境界更高,所以智慧无量,胜于事相上的神足。
 
 二、神通有深浅,多数不能观察究竟
 
  即使是在佛弟子中号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,和佛比较起来,神通仍有限度。有一次舍利弗和佛一起经行,一只鸽子飞过来,佛叫舍利弗试着观察这鸽子的过去世和未来世中,各做过多少次鸽身?又何时才能脱离鸽身?结果舍利弗入三昧禅定中观察鸽子的过去未来,看到此鸽过去八万大劫中,及未来八万大劫中,都仍然是鸽身,至于八万大劫之前,及八万大劫之后此鸽的情形,舍利弗就观察不到了。因此舍利弗从禅定中出来,向佛报告:「我不能知道这只鸽子过去未来作鸽子的真正期限。」佛就告诉舍利弗超过八万大劫后,这只鸽子投胎转世的情况(25-138c)。又有一次,弗要舍利弗观察一个中阴识神的来处和未来投胎处,舍利弗在定中也同样看不清楚那中阴识神的来处和去处。佛于是告诉舍利弗,究竟的神通只有佛才能有,至于声闻弟子的神通,都是有其限度的(4-773a)。
 
 三、使用神通来预言,会有不准确之时
 
  即使连佛弟子中神足第一的目连,在使用神通时也会有不准确的时候。《摩诃僧祇律》卷二十九中记载,有一次阿阇世王要攻伐毗舍离这地方,毗舍离城的师子将军就去请问目连,请目连用天眼预测究竟是谁会得胜?目连告诉将军是阿阇世王会得胜。于是师子将军回国召募勇士,抱着必死决心应战,而阿阇世王听到目连的预言,心里很放松没有戒惧,就被师子将军乘其不备的打败,阿阇世王落荒而逃。回到国内,就批评目连比丘说:「都是因为目连不实的预言,害我兵败。」,而毗舍离的师子将军也批评道:「是目连以预言恐吓我,我却蒙受这不准确预言的好处。」当时诸比丘听到这些批评讥嫌语,就一状告到佛陀那说:「尊者大目干连,明明不能预测谁胜谁败而乱说话欺骗人。」,佛陀明辨此事,说目连的确没看清楚,并告诫目连:「你应审慎!看清楚明白些。」。此外,目连有一次为人预测生男或生女,目连连着三次肯定产妇会生男。没想到生下来是女婴,那产妇就批评目连:「长夜作妄语,明明我会生女,为了讨好信徒,就骗我说我会生男儿。」诸比丘也向佛陀指控目连乱预言,佛陀问明原委,也责备目连应该看清楚些(22-466a)。
 
  由舍利弗观看众生宿命及未来世命运都有限度,不能彻底看得周全;以及目连以天眼预言会有失误,可以知道即使是成了阿罗汉的圣者,宿命通和天眼通也有限度,不能彻底全知。既然是已解脱的圣者,神通都有其局限性,更可彰显神通非解说的主体,也不是值得做为生命方向的导航者。
 
四、业报神通,往往所见不明,误导因果
 
  《众经撰杂譬喻经》中有一个故事,记叙有一个屠夫向阿阇世王请求说:「大王啊!凡是国家节庆宴会有需要屠宰牲畜的事,请将这机会赐给我,我当尽力而为。阿阇世王好奇的问他:「屠宰的事,一般人是不乐意做的,你为何喜欢做还特别央求做呢?」,屠夫答道:「这是因为我过去世中是靠屠羊来维生,而由于屠羊的缘故,我曾在命终之后,生在四天王天;且天上寿尽后返人间继续以屠羊为生,如此来往投生人间天上已有六次。这一切都是因为屠羊得来的福报,所以恳请大王让我多多有屠羊的机会。」,阿阇世王听了怀疑的问屠夫:「假如真如你所说的,你是怎么知道的呢?」,屠夫答:「我自识宿命」,阿阇世王就更不能相信了,他心里想:像屠夫这般下贱的人,怎么可能自识宿命呢?
 
  后来有机缘见到佛,阿阇世王就把这件事向佛请教,佛陀回答说:「那屠夫没有乱吹牛只是所见不明,他曾在过去第七世的时候,遇到一位辟支佛,心生欢喜发起善心,由于这样的功德,使他往来人间天上六次,并且自识宿命,但这是因为他的福报先成熟的缘故。而他屠羊的罪报尚未成熟,所以他还未受苦,他此生命终就会进入地狱受杀羊的罪报。当地狱的罪报受完后,他还要一次次生在羊中来偿命。这个人自识宿命很浅,只能看见过去六世的轮回,无法看到他过去第七世供养辟支佛的事,而误认为屠羊是生天的原因。如此浅薄的宿命通,往往会误导因果铸下大错。」(4-537c)
 
  由屠夫的故事可以给我们很好的启示,因为神通力的获得,有一种是「业报生神变」,屠夫的自识宿命就是业报神通,也就是说生来就有,不需要经过禅定修行的工夫。但就如这屠夫的宿命通般,这种神通力往往是很浅薄,所见不明,因而很容易误导因果。因此依靠通灵来指引迷津,其结果往往会以盲导导盲;即使花钱消了灾,也许是消了眼前灾,但是否合乎缘起,以及未来的因果问题可能更严重,可不慎欤?
 
 
 
 
佛教对神通、异能看法如何?
 
圣严法师着
 
 
 
因为神通不能违背因果,不能改变既成的事实,只能够预先得到消息或从远距离得到消息,而做暂时的回避和阻挡。神通也是自然现象之一,他不能跟自然的轨律相违背。所以,好显神通的人,除了显异惑众之外,对于乱世的大局无补,对于混乱的社会无益,对于仿徨的人心无助,反而沉迷于神通现象越深的人,脱离正常的生活越远。
 
 
卍 佛教对灵媒的看法如何?
 
所谓灵媒,在古代,男的称为觋(wizard),女的称为巫 (witch)。宗教学
上称禁厌师(sorcerer)、医巫(medicine man)、术士(magician)。西伯利亚
和北亚洲以及阿拉斯加等地,则称为萨满 (shamans)。是指一些能够通神、通灵、通鬼的人。他们能够差遣某些鬼神来驱除另一些鬼神;或者是请示某一些鬼神来协助求助的人们,指导人们如何克服现实生活中的种种困难,以及满足人们现实生活中的种种欲望。所以,他们和人类的心理、生理上的弱点有着与生俱来的供需关系,自有人类以来,就有他们活动的踪迹。
 
高级的灵媒被称为祭师、先知、天使或圣者,而成为一般宗教徒信仰的中心。
一般的灵媒,没有公是公非,故在基督教教势扩张之后的欧洲,便对异教的巫、觋,赶尽杀绝。在中国,巫觋往往也成为妖言惑众的祸源,所以,孔子主张不语怪力乱神。为何称灵媒为「怪力乱神」?因为他们的灵力来得没有理由,那些神鬼世界也没有一定的秩序和道德准绳;通常是会教人为善,但一旦和这些巫觋本身的权益冲突、矛盾时,就会散布谣言、颠倒是非、惑乱人心。故自古以来,中国民间宗教的灵媒信仰,虽然起起灭灭,但都未能豋入大雅之堂。
 
从佛教立场看,修善积福是以持戒、布施而得人天福报。以因果的观点来说,
教化大众、种善因、得善报;种恶因、受苦报。如果遭受到灾难、贫病等情事,最好的方法是忏悔、积德、存善心、说好话、做好事,所谓吉人自有天相,这是由于自修善法而得到护法神的惠助,以及诸佛菩萨的庇佑,不需要通过灵媒的关系来以善鬼赶恶鬼、以正神驱邪神。
 
灵媒确实有其作用,而这种作用的帮助,不过是挖肉补疮式的临时救济,无法真的解决问题。其后必须继续地挖肉、补疮,伤口永远在起灭交替着。求助于灵媒,粗看问题仿佛已经解决了,实质上是问题在连锁着,越陷越深;类似吸食鸦片、注射吗啡,越醉越沉。但是一般民众很难有此自觉。就像海里的章鱼,找不到食物时,可用它自己的触角充饥,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但是长此以往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因其违背了因果原则,也违背了自然律的秩序。
 
虽然,通过灵媒的帮助,有时也真的能够得到一时的意外之福;但是,那只是一种假相的告贷,是一种幻觉的满足而已。所以,学佛的人,不许说神弄鬼地自作灵媒,也不得亲近灵媒,应该依据佛法的指导,自求多福,努力开创明日的前途。
 
灵媒的力量既然来自鬼神的灵力,而且因为鬼神来去无踪、飘忽不定,所以任何一个灵媒,都可轮番接受到许多不同的灵体附身。一旦灵体离身,做灵媒的人,可能变成比常人还要软弱无能的人。如果经常为人赶鬼、治病、禳灾、袪厄,当灵体离身之后,灵媒自己本身就会遭受到恶报的惩罚。因此,凡是灵媒,经常都会恐惧灵体离身而失去灵力。故需常设法请鬼、迎鬼、供鬼、养鬼,保持与鬼灵接触,以达役使鬼神且保护灵媒本身的目的。
 
 
佛教对神通、异能看法如何?
 
佛教承认有神通的事实,凡夫可得五通,出世的圣人有六通,佛有三明六通。
 
所以五通,一、能知过去世叫宿命通;二、能知未来世及现在的远处和细微处叫天眼通;三、能知他人的心念活动,叫做他心通;四、能用耳朵听无远弗届的声音叫天耳通;五、能飞行自在,有无变化,来无踪、去无影,瞬息千里,取物如探囊等,这叫做神足通。此由于功力的深浅,使得所达范围的大小和保持时间的长短有所不同,是属于有为、有漏、有执着的,跟解脱道无关,当然,也不是菩萨道,所以圣人必须另得漏尽通。
 
所谓漏尽,即去我执而证涅槃,小乘就是阿罗汉,大乘是初地乃至七地以上的菩萨。唯有佛得三明,即六通之中的天眼、宿命、漏尽的三通称为明,那是因为唯有佛的神通力,是彻底、究竟、圆满、无碍,是度众生的方便,不是异能异术的表现。一般外道得到了一些神鬼的感应,能差遣鬼神或被鬼神所差遣,就以为得到了三明六通,是非常幼稚和危险的事。
 
神通有一定的修法,有的是以习定而发通,有的是以持咒而发通。修定得通,
首先是注意力集中,心力增强,用心念把自己身体的官能接通宇宙的磁力和电波,
再对于波长的选择性和接收力的训练、沟通到达某一种程度,自然产生神通的功用。这都是在物质范围之内,没有物质的条件,神通无法表现,也无从训练。故以基础的道理而言,唯物论者也能练成神通。
 
关于用咒力达成神通的目的,则是以特定的某一种或几种咒语来感通鬼神或差遣鬼神,被鬼神所役使或役使鬼神。咒的力量,我们在另一篇中已介绍,是代表特定鬼神的符号和威力,所以,有感应特定鬼神的作用。
 
这两种比较,前者如定力退失,则通力也退失;后者如鬼神远离或犯了禁忌,
通力也会退失。鬼神的力量,可以用两种方式来表现︰一是载附于人的神经官能而出现;一种是从耳根的耳语得到消息。附载式的神通和传话式的神通,实际属于感应的范围,还没有到达神通的程度;可是附载式的感应,很容易被以为是他们自己修成的神通,因为不自觉有鬼神附体的感受。
 
因为神通不能违背因果,不能改变既成的事实,只能够预先得到消息或从远距离得到消息,而做暂时的回避和阻挡。神通也是自然现象之一,他不能跟自然的轨律相违背。所以,好显神通的人,除了显异惑众之外,对于乱世的大局无补,对于混乱的社会无益,对于仿徨的人心无助,反而沉迷于神通现象越深的人,脱离正常的生活越远。
 
因此,佛世时代,佛不许弟子滥用神通,阿罗汉的弟子们,也并不是都有神通。相反的,若用神通,虽能感化众生于一时,不能摄化众生于长久。而且,善用神通如比丘之中的大目犍连,比丘尼之中的莲花色,分别为罗汉、罗汉尼的神通第一,结果,大目犍连死于鹿杖外道的乱棒,莲花色死于提婆达多的铁拳。故历代祖师从印度到中国,使用神通来传播佛教的不多,甚至可以说很少,这些人,如果在使用神通之后,大概会离开当地,或者舍报往生他界。如果常显神通而不收敛,必然遭致杀身之祸、枉死之灾和凶死之难;舍寿于非时,这都是由于违背因果,抗拒自然的结果。
 
 
如众人所知,西藏地处高原,崇山峻岭之中,潜修密行,苦修禅定,精练神通之士不少,其中有人能够呼风唤雨、洒豆成兵,以飞剑杀人于千里之外;可是西藏的佛教史上,也有过几次的法难,也就是佛法遭受恶王的摧毁和消灭之时,神通即失效。
 
又据说台湾本岛,现在也有不少已得所谓三明六通的异能之士,可是台湾本岛,几乎年年都有台风、地震、水患,以及扰乱大众安宁的黑社会流氓、地痞、强盗、土匪,那些具有神通的人士为何变成了无能无力而不问不闻?
 
可见得业力不可思议,共业和别业,该受的仍然要受,迷信鬼神的神通救济,只有增加更多的困扰,损失更多的财产,消耗更多的时间和精力;所以怪力乱神是孔子所不语,识者所不取。在今天社会文明、知识普遍的时代,凡事应以正信的佛法,从事于智慧的开发和努力,不应迷信所谓神通的奇迹,因为,那实际上不过是鬼神现象的幻术罢了。